日本首富孙正义和他的1000亿美元投资基金,要如何搅动全球科技?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编者按:认为孙正义吹牛或者忽悠川普的,可是大有人在。

去年12月,密探曾发文介绍:日本首富、软银集团 CEO 孙正义,搞了个 1000 亿美元的科技基金,并且表示要拿出其中 500 亿美元投资美国市场,创造五万个就业岗位!当时川普总统惊喜发推特,炫耀道:“正义说啦,要不是洒家赢了选举他才不会给这么多钱呢!”

不过当时,认为孙正义吹牛或者忽悠川普的,可是大有人在,因为千亿美元的基金前所未有。

可是现在,孙正义携带着这支 Vision Fund(愿景基金),已经踏上全球征战的行程,并再次站在了风口浪尖。而且他本人也已经为此做好准备:“人生只有一次,我希望高瞻远瞩。我不想小赌怡情。”

可以肯定的是,由于 Vision fund 的显赫背景、航空母舰级规模和独特运作手段,必将对全球科技圈及其生态环境,带来极大的震动和影响。而我们最感到好奇的点,无疑是:孙正义到底想用这样的超级巨款做什么事儿?既然名叫“愿景基金”,他又有着怎样的愿景?请随密探一探究竟。

千亿美元来自哪里?

首先我们来看看:Vision Fund 已经募集到的 930 亿美元资金的来源分布。

这笔钱若全部由软银集团自己注资,自然是不可行的——软银总市值也不到 900 亿美元。事实上,Vision Fund 最大金主来自中东,包括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的Mubadala投资公司,一共投入 600 亿美元,占比 60%。需要注意的是:2014 年以来国际石油市场动荡不安,中东国家深感危机,其公共投资基金被赋予了全新重要任务,就是带领中东赶上新一轮科技变革,在前沿科技领域获得一定话语权。

其次,软银集团自己投入 280 亿美元,并且是纯股权投资。这是什么意思呢?做个对比:来自中东的 600 亿美元中,只有 230 亿美元属于股权投资,其它 370 亿更像“贷款”——这部分本金以优先债的形式,每年能获得7%的利息收入,但无法获取投资回报。

并且,纯股权投资,也让软银保证了对 Vision Fund 的绝对控制权。事实上软银拥有投资的完全决定权。其它投资机构可以参加 Vision Fund 的会议,但无法影响投资决定。

这直接反映了孙正义的自信和野心。因为认定自己眼光精准想要下一发大赌注,孙正义才要完全确保自己的决策权并享有投资回报的大头。但是,Vision Fund融资方式复杂杠杆高,面临的风险非常大,且不说每年大笔利息支出,如果投资回报不达标到期难以归还本金,Vision Fund也会面临灾难。

最后,四家著名公司——苹果、夏普、富士康和高通,一共向 Vision Fund 注资 50 亿美元(同样是股+债的形式),和前两者相比只能算是“小玩家”,更像是来站台和摇旗助威的选手。此前媒体报道该基金时,也确实打了很多次四大企业的招牌。

这些钱加起来共计 930 亿美元,还有 70 亿美元的“缺口”尚待填充。不过去年我们首次得知基金成立时,就传出过超额认购的信息,填补缺口想来不是难事。

孙正义为什么忽悠了川普?

孙正义曾说,要从基金中拿出 500 亿美元投资美国,这明示了美国是 Vision fund 的主战场。然后他当时对川普的说辞是,要把钱用于投资创业公司,创造五万个工作岗位(重点),这才哄得总统先生心花怒放大加赞誉。

但是现在 Vision Fund 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屡屡出大手笔,然后我们发现:孙正义没怎么提到过、也并不关心如何“扶植初创企业”和“创造大量工作岗位”啊!当初那么跟总统描述,大概是让他开心吧......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孙正义到底怎么花这近千亿美元,再从中探究他的投资想法和理念。

首先,孙正义对某些领域尤其有信心或者极为看好(选择标准看下文)。比如共享租车服务——软银集团和Vision Fund,此前先后投资过该领域的代表企业,包括 Grab(新加坡)、滴滴出行和 Ola(印度)。

根据外媒 The Information 的报道,软银今年早些时候向滴滴出行投资 50 亿美元,成为其最大股东。到了九月份,Vision Fund 拉上滴滴一起,提出向 Uber 投资十亿美元并要求两个董事会席位。看得出,孙正义打算完成共享租车领域的全球布局,把主要玩家全部收入囊中。

img_

事实上,孙正义,明确陈述过他看好行业的标准:“科技有潜力解决那些今天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和危险。尝试解决这些难题的生意,都要求有耐心的资本长期投入,以及有远见的战略投资者,并提供孵化它们成功的资源。”翻译一下:1,我最感兴趣的,是打算解决困扰全人类难题的科技公司;2,我是最棒最理想的那种投资人。

我们前面提到,孙正义没怎么关注“扶植初创公司”。只要达到他的要求,那么无论是估值700亿刀的 Uber,还是刚起步的小startup,他都愿意斥巨资加入。有个“小”项目能代表他的理念。来自旧金山的一家农业科技公司 Plenty,成立于2014年,目前只有两个实验种植场所,和小几十名员工。尽管它还没成“大气候”,Vision fund却投资了两亿美元,是上一轮融资的近十倍!Plenty做的是室内垂直种植——不需要土地,在特殊的墙壁上种植食物,并且平方单位产量有望达到传统农业的350倍。

img_

大家知道,因为全球人口增加和生态环境变化,可种植土地是越来越少的。食品危机过去和现在一直存在,未来则会更严重。而 Plenty 的解决方法,应该是具备“解决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的潜力的,所以孙正义说“我们相信 Plenty 将会变革现在的食品系统,提升人类生活质量”。

一旦某个行业符合自己的愿景,孙正义决定出手,那就决意成为该行业的主要玩家之一并取得极大话语权,Vision Fund 提供的雄厚资本放大了这种野心。

举个例子,孙正义对电商也很关注,软银是阿里巴巴最大股东。但是目前除了欧美的亚马逊中国的淘宝,还有其它人口基数大的国家,没出现站稳脚跟的统治级电商企业吗?——没错,印度。

于是今年八月份,Vision Fund 给目前印度最大电商公司 Flipkart 注资 25 亿美元,一举创下了印度消费者科技领域的私人投资纪录。再早几个月,软银还给印度一家做电子支付的公司 Paytm 投资14亿美元。两者看起来对应印度版淘宝和支付宝。现在,孙正义开始直接指导这两家公司的运营,策划双方的合作,以集合力量对抗该市场最大竞争对手亚马逊。

沃顿商学院教授 Kartik Hosanagar 评论:Vision Fund的投资对Flipkart来说极为关键。因为这家公司“印度最大电商”的位置非常不稳,必须做好接下来数年赔钱跟亚马逊打持久战的准备。如果Flipkart成功站稳,再加上和同样进军印度的阿里巴巴的良好关系,Vision fund在印度电商市场能获取很大话语权。

最后,孙正义的每一笔投资都数额巨大,因为他绝不同意只成为每一家公司的沉默投资人。一旦看上目标,就通过一掷千金以取得重要话语权。举个例子,投资 Uber 时,孙正义一方为了获得更大块“蛋糕”,和Uber主要持股机构之一 Benchmark,展开了激烈较量。前者到处接触 Benchmark 之外的其他投资者,并提出愿拿出高达90亿美元收购他们手中股份。此举点燃了Uber 内部的紧张氛围,很多人认为:这是个帮助已经被迫“休息”的前任 CEO 卡拉尼克夺回控制权的手段。目前,这场商战最终结果尚未出炉。

再看看以下大手笔:44亿美元投资做共享办公的WeWork,目的是通过该公司向全世界的科技创新施加影响力;12亿美元投向美国卫星互联网初创公司OneWeb,11亿美元投资瑞士生物医疗公司Roivant……数目基本都远超这些公司此前融资总额。

孙正义:好激动,睡觉都是浪费时间

基于孙正义以上投资案例和风格,其实他的愿景是显而易见的。作为日本首富,早就不差钱的孙正义,想的是如何让自己的影响力长久延续。《福布斯》曾经总结,他“正着手试行自己的300年商业计划”。现在有了Vision Fund,孙正义能依靠强大资本,把自己的影响力植入全世界各类型的高新科技公司,为“信息革命的下一阶段”全面布局。想到这些,难怪他说“非常激动,感觉连睡觉都在浪费时间!”

密探也非常激动,这个人野心太大了啊!不过能否成功,现在还未见分晓。孙正义当然是相信自己的,很大部分来源于他过往的成功经验。创业公司们有欢喜有焦虑:Vision Fund如果投资竞争对手,对自己无疑是巨大压力。VC行业颇有怨言:孙正义带来太多钱了,以后投资额度若不增加,自家话语权会减少;但另一方面,他也带来了更多流动性,并且大额投资后拉高每家被投公司的估值,这对早期投资机构是好事。

创业者们如果希望在Vision Fund带来的超级蛋糕中分到一块,可以考虑进入孙正义曾特别强调的领域,包括自动化(automation)、人工智能机器人移动应用和计算等,或者你觉得创业“有解决那些今天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和危险的潜力”,那不妨大胆一试!

(编辑:冉一方)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