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年2年前投的共享充电宝再获融资:早于陈欧的街电 团队均盛大高管

◆ 打羽毛球和踢足球是胡燕华喜欢的运动。

文| 铅笔道 记者 邵毛毛

? 导语

盼望着,盼望着,十一假期终于来了。

手握熬红双眼抢来的车票,众人满怀期待地踏上旅途。在抵达目的地前,刷手机成了打发这段无聊时光的利器。但如果前一天晚上忘记充电,又没有带充电设备该怎么办呢?

看着低电量的手机,人们不禁会想:若车上有可租赁的充电宝就好了。手机电量问题解决了,能再有Wi-Fi网络更佳。

如今,胡燕华和团队便正将这样的想法落地。2015年年底,他们成立共享充电宝品牌掌充,将一代产品铺设入饭店、KTV等1000个网点。当时项目启动时正是10月,而陈欧投资的街电成立于那年11月。

因获WIFI万能钥匙创始人陈大年天使轮投资,掌充此后又推出了附带Wi-Fi模块的二代机柜式产品。胡燕华说,“我们是全国唯一的网+电型共享充电宝。”

目前,打算专注交通出行场景的掌充正着手研发新产品。团队已和相关部门达成合作,预计今年年底前可在车站投放。

注:胡燕华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被手机没电所支配的恐惧

“老胡,咱们做个能分时租赁的充电宝项目吧。”刚一见着出差回来的薛刚,胡燕华就听到对方抛来这样的提议。

胡燕华和薛刚结识于盛大,到YY后又是同事。相识9年,彼此都有出去闯闯的想法。于是,两人一有空便聚在一起,“聊聊创业的方向”。

这次也不例外。原来,薛刚在出差时注意到火车站的充电资源十分紧缺,“候车室小角落里有个插线板,几十号人在那挤着等待充电”。

回来时,他就一直在琢磨,可以给用户提供租赁式充电宝,“这样方便也安全”。听他这么一说,胡燕华也想起了此前送朋友赶飞机时遇到的麻烦。

当时航班延误,胡的手机又恰好没电,他就在候机大厅四处找充电的地方,也尝试着向周围人借充电宝。最后,还是在附近的一家星巴克充上了电,“这才能报个平安”。

想起被手机没电所支配的恐惧,胡燕华对薛刚的这个提议颇有共鸣感。两人越聊越觉得此方向可行,毕竟,手机没电后不仅无法进行玩游戏娱乐活动,更无法完成打车、支付等操作,“电量充足的手机才是必需品”。

方向有了,胡燕华和薛刚没忙着直接行动。在盛大游戏圈待的十几年,给两人深深刻下了烙印。“做游戏最关注用户体验,产品上线前特别重视测试,市场调查也必不可少。”

考虑到进入车站等场所测试不易,他们先把目光对准了展会。

掌充项目启动

夏天的上海,整个城市就仿佛是个烧着的火炉。

可不少二次元爱好者还是会选择顶着烈日出门,因为此时正是上海漫展活跃期,ACG动漫节、ChinaJoy等活动就在此时举办。2015年8月,在一场动漫节举办时,胡燕华和小伙伴进场了。

他们的目的可不是看展,而是要验证市场。带着采购来的50个充电宝,胡燕华来到租赁的摊位做起了生意。

支付50元押金后,场馆内的用户就可以租一个充电宝,“每次使用两块钱,不限时间”。上午9点开馆后,50个充电宝在三个小时内基本全部借出,直到下午闭馆前才被陆续还回。

连续两天都是如此,胡燕华还挺满意这样的使用频率。要知道,这不过是个小型动漫活动,场内人流量不过二三百人。

在活动中,他们还在活动现场随机采访了20余人。“大家都觉得租赁充电宝的业务能带来不少便利。”举一反三,胡燕华认为类似动漫展等活动,如音乐节、博览会,也将是不错的投放场景。“用户要拍照录像,手机电量就消耗的快。”

心中稍稍有了底,每次出去用餐时,胡燕华和小伙伴们也格外留意。例如,他们常向餐厅工作人员询问是否有客户反映需要充电服务。得到肯定的反馈后,他们信心十足地启动了项目掌充。“当时还没有共享概念,我们主打的就是充电宝分时租赁服务。”

“我们是唯一网+电的项目”

“投放的场所可以是展会、餐厅、酒吧,用户能随取随用……”在去吃饭的路上,胡燕华和薛刚也在嘀嘀咕咕讨论着项目。

聊得正起劲,两人的谈话因偶遇陈大年而中止。对方是WiFi万能钥匙的创始人,也是胡燕华和薛刚在盛大时的“老首长”。

上前打招呼时,他们也自然提及了项目掌充,陈大年听罢颇感兴趣,三人又找了间咖啡厅详细交流了起来。当天下午,他们便谈定了掌充的天使轮融资事宜,“年总给了我们WiFi万能钥匙的资源及启动资金”。

根据对方建议,两人在此前的商业计划基础上,为掌充产品增加了网络功能。胡燕华表示,“我们是全国唯一的网+电型共享充电宝。”

当时,正是2015年10月,掌充项目已正式启动。胡燕华和薛刚从盛大、YY的同事中找来相识的朋友,再从浪潮(大数据服务商)、饿了么寻到负责技术架构和渠道的小伙伴。去年春节后,团队火热开工了。

为摸清市场反应,胡燕华和团队将一代产品设计为简单的桌面式充电宝。“那时做的也比较早,没有参照物,我们就想先提供基础的充电服务。”

或许是在该领域赶了个早场,亦或是来自饿了么的业务拓展团队足够给力。在去年3月下旬推出一代产品后,掌充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迅速在上海投放了1000个网点,多为酒吧、餐厅、KTV、美容美发店等餐饮娱乐场所。“每家店基本有一套终端产品。”

后台的数据还算不错。胡燕华透露,餐饮场所中每套产品日均使用频率为5次,酒吧等娱乐场所约10次,“大一点的能到15次”。

但不久之后,他就发现了问题。

专注交通出行场景

身为团队中的COO,胡燕华会直接与各商家对接。

那段时间里,有商家向他申请补货,也有商家频繁向他反映产品存有缺陷。原来,一代产品为桌面式终端,“就是一个充电器带有5个充电宝”。用户每次使用时需向店员支付50元押金,每小时1元。

彼时,所有操作流程均需专门的店员进行,“全部是用传统登记办理的方式,客户维护起来太过麻烦”。

因此,能实现无人值守场景的二代产品研发工作提上日程。团队负责软件开发,通过朋友关系,他们找到一家全球排名前五的充电宝代工厂生产硬件。“要保证产品质量好,耐摔且安全。”

按照胡燕华等人的规划,第二代产品不仅要实现App操作、异地归还等功能,还具备了Wi-Fi网络模块。

◆ 掌充的二代产品

研发过程虽然较为顺利,但看着耗费约四月时间打造的二代机柜式终端产品,团队成员的心中并不轻松。

这时已是今年年初,在共享单车带动共享热后,共享充电宝紧接着也成为了风口浪尖。虽然没有预料到风口到来如此之快,但团队也想好好把握这次发展机会。

只是各个品牌的激烈厮杀让胡燕华等人陷入了思考。“大家都在同样的餐厅、酒吧投放,没有什么独家排他性。”

加入战场快速跑马圈地,还是寻求差异化的发展路径?胡燕华和薛刚想到了创业之初触动他们的问题——交通出行中充电困难。他们打算就从这个场景入手。“同交通部门的合作难谈,但这就是壁垒,我们完全可以在发展几年后再进入餐厅、酒吧等场所。”

接下来,团队并未正式推广二代产品,而是把精力投入了新产品研发中。凭借投资方资源,掌充现已与相关部门达成协议。为适应车站的投放场景,三代产品终端形式为19寸壁挂机。

胡燕华透露,一套新产品终端将附带16个充电宝及覆盖100米范围的Wi-Fi网络模块,可供约100人使用,“大屏也可以作为广告展示空间”。其他功能基本类似于现有共享充电宝设备,如手机扫码使用、异地归还等。

如今,因产品使用次数到达上限,掌充的一代产品已撤回。在胡燕华看来,将在今年年底前通过测试并推广的三代产品算是团队新的开始。他表示,将终端打造成线下流量入口后,还会加入游戏等运营模式。

“这像是又一次游戏通关,我们期待达成新成就。”他说。

/The End/

编辑   付文学  校对 王琳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大芯芯(微信id:qianbidao2017)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