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还是天使?“硅谷兄弟会”,要说爱你,并不容易

【猎云网(微信号:)】9月30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编者注:本文原作者Mike Elgan是资深科技分析记者。

硅谷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声誉打击,而且很有可能不是短时间的现象。我认为,科技行业会像媒体、法律、金融和政府一样,仍然不受大众的欢迎。

似乎人们很愿意因为科技领导者的行为不端而对他进行责备。但这不是唯一的因素。全球化和文化战争已经成为现代生活的事实。由于1%的少数富人与99%人口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扩大,99%的人的不满情绪将继续增长。当技术变得越来越复杂和强大时,人们的不满也在增加。

但并不总是这样。

苹果联合创始人Steve Wozniak独自一人设计并制造出第一台苹果电脑的1976年到他签署一封预警人工智能武器威胁的公开信的2015年,大多数人都是技术乐观主义,并将硅谷认作为独一无二的创新引擎。但是随后发生了一些事情。

在过去的2年内,尤其是最近6个月,媒体对技术、科技业及其从业人员的报道都是负面的。

今年2月,来自Information Technology和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一份报告显示,80年代和90年代初,媒体对技术的报道基本上是正面的。然而,这一基调多年来逐渐发生变化,变得更加消极。

报告显示,从1990年到2010年,正面的媒体报道缓慢减少,2013年初开始加速减少。这一点可能是因为技术类监督公司的兴起和媒体行业的财务压力。为了吸引读者,获得点击率和广告费用,媒体倾向于负面报道。

虽然这份报告是可信的,但是它也严重低估了来自媒体之外的影响。

技术:朋友还是敌人?

多年以前,技术被认为是有趣的、令人兴奋的、有抱负的。如今,新兴技术却激发了人们的焦虑。即使是像Wozniak这样的技术人员、特斯拉CEO Elon Musk和物理学家Stephen Hawking也非常警惕AI的威胁,尤其是AI武器。他们认为比人类聪明的计算机会拥有自己的价值观,而不是我们的价值观,并可能将人类视为威胁。而普通人则更担心AI和机器人会抢走他们的工作。

根据CRM软件制造商Pegasystems对美国及其他5个国家的6000名消费者的调查,AI被视为是恐惧和混乱的来源。Pegasysytems的CTO Don Schuerman表示,由于媒体和好莱坞的宣传,消费者倾向于将AI和极端情况联系起来,但其实我们日常生活经常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与无害的AI接触。

Schuerman说:“AI也引申出了更多的具体问题。”其实这项技术代表了人们对未来的担忧。

恐惧和混乱也会基于个人数据渗入到新的商业模式中。像谷歌Facebook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想要学习和记录我们的位置、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我们正在交流的对象和我们正在购买的物品,他们正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获取这些数据。

甚至智能手机也被视为威胁。Google+上的一位技术迷向我抱怨了智能手机的价格和数据采集的优化:“我们花费1000美元购买了一台可以被他人用来收集数据并从中获利的设备。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心理教授Jean M. Twenge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iGen: Why Today’s Super-Connected Kids Are Growing Up Less Rebellious, More Tolerant, Less Happy–and Completely Unprepared for Adulthood–and What That Means for the Rest of Us》的书。Twenge在书中写道,智能手机正在让年轻人变得焦虑、沮丧和孤独。

新兴技术正在逐渐引起恐惧和失控感,而不是兴奋和乐观。以物联网为例,诸如恒温器、面包机和灯泡等智能家居设备正在变成消费者不了解也不容易控制的工具,消费者往往只是被告知这些设备可能存在安全和隐私威胁。

而虚拟的娱乐技术加剧了反科技的劲头。诸如《硅谷》、《黑色孤儿》、《黑镜》等电视剧正在给观众灌输硅谷公司的无能形象以及技术进步导致了一个可怕的未来。

硅谷:美国的动物之家

在过去的两年内,书籍和新闻报道逐渐展示了一些科技公司越来越糟糕的文化。2016年,Dan Lyons所著的《Disrupted: My Misadventure in the Start-Up Bubble》一书,被洛杉矶时报称为“有关现今硅谷的最好的一本书”,在这本书中,Dan抨击了科技业的“兄弟会文化”。

Lyons基于自己在HubSpot工作时的个人经验写出了这本书。他将HubSpot描述为一个典型的科技公司,没有盈利却将风投的资金浪费在给年轻员工提供兄弟会式的环境,充斥着免费啤酒和糖果,却缺乏健全的管理。他告诉我,虽然他的书在高科技业资深员工中获得了响应,但是在硅谷的核心集团却饱受批评。“我想他们应该缺乏自省意识,他们要么不知道世界其他地方是怎么看待他们的,要么就是完全不在乎。”

超级创企Uber就是典型的硅谷“兄弟会”公司。它被指控说谎、欺诈、剽窃以及管理不善。整个“Greyball”丑闻、Waymo诉讼正在大量的消耗Uber的资金。哦,对了,还有性别歧视的指控。

而Uber只是被指控性别歧视的高科技公司中的一家。6月,TheInformation和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有关男性风投家对女性企业家的性骚扰的文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500 Startips投资人Dave McClure甚至在Medium的博文中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两名女性企业家甚至不得不虚构了一个名为“Keith Mann”的男性创始人,以得到开发人员和其他合伙人的严肃对待。

James Damore的备忘录丑闻甚至将谷歌分为了两个阵营。Damore在这份备忘录中宣称,生物学上的差异性使得女性很少对技术职业感兴趣,而谷歌的左翼文化所宣扬的政治正确却不容忍多元意识形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件事可以证明在硅谷中,性别歧视的兄弟会文化占据着主导地位。

这些个例正在改变公众对硅谷文化的看法。曾经那个充满斗志、会在车库中创造未来的硅谷形象正在被兄弟会的文化形象所取代。

贫富差距

来自硅谷的一些亿万富翁总是以奢侈的生活方式、炫耀的花销、金钱的权力攫取或者对普通人的蔑视等方式登上新闻头条。这给硅谷贴上了贪婪的标签。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科技公司的富裕是以牺牲其他人为代价的。硅谷最喜欢的“颠覆”一词真真正正的颠覆了一些人的生活。

例如,科技公司正在努力开发自动驾驶货车。因为这项创新,少数科技人员可能会成为新的亿万富翁,但是却消灭了数百万的就业机会。类似的还有亚马逊的无人便利店Go以及Zume Pizza的披萨制作机器人。考虑到零售和餐饮服务员是美国最常见的职业,这项创新可能会遇到很大的实施阻力。

科技公司也越来越多的与全球化的阴暗面联系在一起。硬件公司被指责在一个国家利用 的工厂劳动力,又在另一个国家以高价出售他们的产品,同时通过利用这些国家所提供的漏洞来逃避税收。以苹果为例,这家公司被指控在海外储备了2600多亿美元,从而逃避了600亿美元的税收。

简言之,硅谷似乎拥有太多的钱被浪费、滥用或者用于不正当的利益。这引起了公众的不满。

卷入文化战争

虽然硅谷想在日渐分裂和充满仇恨的政治文化观点中保持中立,但这是不可能的。随着社交网站日益成为政治和其他话题的公共讨论场所并逐渐占领广告业,硅谷公司也被卷入了这场文化战争,要么被指控存在偏见,要么因为监管太多或不足被抨击。

在Heather Heyer因为在夏洛茨维尔抗议白人至上主义被撞身亡后,谷歌、Facebook、PayPal、Airbnb、Instagram、Twitter甚至Spotify(这家网站上存在着新纳粹乐队)以违反服务条款为由禁止仇恨团队使用他们的服务。一家名为Daily Stormer的新纳粹主义网站失去了在GoDaddy注册的域名,随后又失去了在谷歌注册的域名。

虽然许多人赞成这项禁令的实施,但是有些人则抨击科技公司之前允许仇恨团队的存在,而在公众丑闻之时才做出正确的决定。一些批评人士则聚焦于科技公司对受宪法保护言论具有强大的控制或禁止权力。

Steve Jones表示,由于没有明确的答案,科技公司对是否管控言论存在着争议。而他们的领导者并不想参与到有关言论自由的辩论中,所以他们希望能够有一个彻底的额解决方案。但是正如Jones指出的,公司往往是规避风险的,因此当公众压力过大,他们就会采取行动。

在总统选举中,社交媒体机器人和假新闻扮演了一个塑造舆论的角色。因此,一些人认为这种经由算法排序的社交网络导致了假新闻的传播,并也创造了“过滤泡沫”,让用户只能获得符合自身世界观的内容。与谷歌一样,Facebook由于允许极右翼假新闻的存在和针对左翼偏见的代码而被抨击。

文化问题也延伸到了广告业。根据ProPublica的一项调查,Facebook启用了一些针对“犹太人仇恨”、“9/11真相行动”等广告。由于Facebook、谷歌、Twitter等公司允许任何用户只需填写表格并支付广告费用就可以针对任一群体投放广告。(目前,Facebook已经禁止了这些广告类别。)

硅谷的恶名仍将继续?

这种破坏硅谷原始声誉的趋势仍将继续。正如Lyons所说,只要兄弟会文化仍旧存在,对于那些高管来说性别歧视和年龄歧视就会继续下去。但是大多数人所指责的仍然只是技术和互联网

科技产品、服务和网站是我们现在获取新闻、辩论话题的来源,我们也将面对日益恐怖的世界。虽然我们会理所当然的享受AI带来的好处,但是这种科技恐惧症仍会不断的被报道、小说和哗众取宠的政客所提起。

事实是,硅谷既是一个创新引擎,也是一个巨大的兄弟会。科技既能拯救世界也能威胁世界。最重要的是,科技对每个人的生活将会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公众关系状态已经正式和永久的从“朋友”变成“复杂”了。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