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包装木箱用后即焚?「亮立包装」想用可循环木箱解决工业运输中“包装浪费”痛点

在工业品运输过程中,包装是必不可少的一步。而贵重工业品和零件一般都需要木箱来包装,由于工业品本身和运输过程的特殊性,塑料箱和纸箱目前都无法代替木箱。据统计,木箱包装占到了整个工业包装领域的70%左右。

然而现在大部分的木箱在使用过后大多都无法再次利用,一般的处理方法都是企业收到货品并拆箱后,木箱就当做工业垃圾处理掉了。随着环保成本的上升,木箱的报价也越来越高,木箱制造企业的毛利也越来越低。每年毁损丢弃的木箱大概有近千亿元的价值。

看到这个现象, 创立于上海的 亮立包装 开始研发可回收的折叠木箱,从 卷式材料和新能源电池两个细分行业切入,用木箱租赁模式进入木箱包装市场。

亮立包装联合创始人陶熏舜告诉36氪,传统的木箱大多使用的是复合板或高密板,比较脆,并且板与板之间使用的是钉子来连接,在拆卸过程中很难避免对箱体的损坏,并且由于有钉子,对于拆卸工人有潜在的危险。

而亮立包装的木箱使用的是OSB板材(定向刨花板),并且有自主研发的设计软件和自动化制造设备,并实现了“无钉结构铁木分离”的可折叠卡扣式包装。

亮立包装的木箱

亮立包装保留了木箱的所有权,只将使用权租用给用户。举例来说,比如杭州的五星铝业需要向比亚迪发送一批工业品零件,这批零件需要使用亮立包装的木箱,那五星铝业就是亮立的使用方客户,而比亚迪则是终端方客户。

具体的木箱租赁+回收流程大概是:木箱完成生产或进行回收后会被统一发送到亮立包装的运维点。在运维点中,箱子会被折叠、拆装、翻新。在使用方下单后,会根据运输物品的参数发送木箱到使用方并完成包装。在完成运输后,亮立包装合作的物流商会到终端方处将木箱进行回收并运到亮立的中转仓。积攒一定量的木箱后,统一再发送到运维点。

亮立包装在和使用方签订的协议中会规定,使用方在运货到终端方时,需要告知终端方拆装后联系亮立进行回收,亮立目前也会对终端方进行一些临时的回收补贴来鼓励终端方协助回收。并且包装箱的处理和丢弃本身是需要成本的,因此终端方基本都比较乐意配合亮立回收木箱。

陶熏舜告诉36氪,亮立包装的木箱大概可以使用24次,每个箱子的回收物流翻新成本大概在280左右,使用4次左右就可以回本。铝箔卷行业的箱子周转率大概是5周周转一次,而新能源电池行业大概是2周周转一次。

目前亮立包装在市场上投入了大概8000个箱子,合作的使用方和终端方包括杭州五星铝业、天津捷威动力、遵义巴斯巴、比亚迪、长安、时代新能源等工业企业。在上海有一个木箱制造工厂,有6台自动化设备。在深圳有一个中转仓,在杭州、深圳和成都分别有一个运维点。合作的回收物流企业有两家。

目前和亮立包装模式相似的企业有医疗器械和液体运输领域的箱箱共用,其主要业务是可回收塑料箱。

全国木箱包装协会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大概10000家产值1000万的木箱制造厂,由此算来木箱包装市场大概在千亿元左右。亮立包装市场切入点是铝卷铝箔行业,这个细分行业每年大约要用掉600万个木箱,单个木箱价格如果按300元计算,这个细分市场木箱包装的容量在18亿元左右。铝卷铝箔下游行业有新能源电池和新能源汽车零配件,预估这三个行业一年大概需要1300万个木箱,按照300元一个木箱计算,则市场规模在40个亿左右。

虽然目前市场上还没有较大的可回收木箱制造企业,但是可回收木箱的进入壁垒并不算非常高,总体来说整个可回收木箱模式还是以强运营为主。对于未来市场中可能出现的竞争,亮立包装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陶熏舜认为,亮立包装已经有了自己的工厂和自动化器械,并且在华南、华东、华北和西南地区都布置了自己的中转仓和运维点,在规模和产能上已经有了一些先发优势。其木箱的研发、设计也都经历过一些曲折,其研发和设计软件也都是自己自主开发的,其他企业如果想要开始做,也需要一些启动和研发时间。因此,亮立包装如果可以尽快扩大规模,投放更多木箱,开发更多客户,接下来的规模壁垒便渐渐可以形成。

当前亮立包装主要靠木箱的租金盈利,还没有开始做大规模的推广,主要靠上下游的口碑以及转介绍来进行拓客。

亮立包装的团队现在有40多人,主要负责设计研发、生产制造、销售、市场推广、融资和大客户开发。

目前亮立包装正在寻求第一轮融资,希望融资1500万元-2000万元,愿意出让10%-15%的股权,资金将主要用于增大木箱投放(希望增加到4万个)、扩大运维点数量、扩大运维团队和继续产品研发以及市场营销。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