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代工iPhone 富士康还为上游零部件企业贷款

“其实,这也是富士康科技业务转型的一次探索。”富金通金服执行董事兼CEO李仁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当前富士康科技集团从纯制造型企业向六流公司(信息流、商品流、资金流、技术流、过程流、人流)转型,富金通金服通过融合信息流、资金流与商品流的大数据,为供应链上下游提供金融服务。

据悉,富金通金服逾90%用户来自3C电子产业链,其中不乏众多为iPhone提供零部件的中小企业

“别看他们规模不高,但缺一不可,有时一个零部件供应短缺,就可能造成整个iPhone量产计划放缓。”他直言。

iPhone背后的供应链金融“版图”

业内人士指出,一部iPhone由成千上万个零部件构成,仅主板就包括CPU、GPU、内存、天线模块、WIFI模块等逾千个原件,屏幕,中框,后壳,摄像头等同样需要大量零部件。

“有时,一个看似不起眼的零部件出现供应短缺,就造成iPhone整个量产计划放缓,只不过外界认为苹果公司又在启动饥饿营销。”李仁杰对此深有感触。

他直言,通常新iPhone手机在面世前几个月开始备料生产。触屏、摄像头等主要零部件均由全球大型电子供应商提供,基本不大会出现供应短缺问题;反而是某些由中小企业负责供应的细小零部件,一旦遭遇设备采购不足、缺乏原材料储备等问题,更容易出现供应短缺,

“比如苹果手机左侧有个调节震动与声音的开关,主要由中小供货商提供。”李仁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外iPhone制造过程还有众多“用户看不见的”制造工艺,都是中小供应商负责完成,比如不同颜色iPhone离不开一道特殊的制造工艺——真空镀膜技术。

由于真空镀膜机器采购价格动辄上百万元,令不少中小供货商拿到订单后心存顾虑——设备采购过多造成产能过剩,反之量产不足难以交付订单(影响未来生意),更让他们心烦的,是向银行申购贷款采购设备的审批流程复杂漫长,导致设备采购进度迟缓难以交付订单。

“这也是我们成立富金通金服的一大初衷,帮助这些中小供应商能尽早拿到供应链金融贷款,及早采购设备原材料完成订单。”李仁杰表示。目前富金通金服的供应链金融覆盖范围,已经囊括苹果机壳、螺丝钉、挖槽等制造工艺领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当前富金通金服通过供应链金融、小贷、融资租赁与保理业务,向iPhone零部件中小供货商累计投放了数十亿元贷款。

不过,在外界看来,背靠富士康这棵大树,富金通金服的放贷规模增速似乎偏慢。

李仁杰对此解释说,其实富金通金服有着自己的供应链金融风控“基因”——它主要和各大核心企业开展合作,获取3C电子产业链上下游中小供货商以往的供货能力、产品品质、现金流状况等数据,只有确定它是苹果公司长期信赖的供货伙伴,才决定提供相应贷款。

“此外,iPhone手机技术更新较快,我们还得关注新技术对原有制造工艺与零部件的替代效应,以及中小企业是否具备技术能力满足苹果公司对零部件的新标准要求。一旦企业零部件产品不合苹果公司要求,相应供应链金融就会遭遇不小的坏账风险。”他直言。

试水区块链供应链金融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优化供应链金融管理效率,富金通金服正尝试引入区块链技术。

今年3月,富金通金服与点融网推出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融资方案。以区块链技术研发智能合约,提高下单、采购、物流、收货、验收、付款的操作效率与信息流转,打通供应链金融在信息流、商品流、资金流的闭环,进而对外募资。

在李仁杰看来,区块链对供应链金融的最大价值,在于其分布式数据存储、数据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的特性,能将供应链核心企业的信用传导给上下游更多中小企业。

以iPhone零部件采购为例,有些零部件供应链很长,上下游企业往往存在信息不对称,若某个企业因为资金短缺而难以缴付订单,上下游企业只能被动寻找其他解决方案。但引入区块链技术后,产业链下游企业能及时掌握上游企业供货状况,及时调整自己生产加工方案,避免资源被动损耗;此外产业链核心企业可以将自身企业信用进行“分割”,传导给一级、二级、三级中小供货商,帮助他们获得核心企业信用背书,尽早获得贷款进行生产交付订单,这是传统供应链金融难以做到的。

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区块链技术拓宽了iPhone零部件生产环节的供应链金融覆盖面,但发票问题有可能对供应链金融操作效率提升构成制约。毕竟,在供应链金融实际操作环节,核心企业需向一级供应商提供发票,后者再向二级、三次中小供应商出具发票,帮助他们申请供应链金融贷款,但这往往造成贷款审批流程变得复杂,令二、三级供应商难以及时筹集资金。

李仁杰表示,当前富士康集团旗下HCM资本也在尝试投资具有前沿技术的支付等新兴公司,打通信息流、商品流、资金流之间的隔阂进一步完善供应链金融服务效率。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