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有iPhone X后有Pixel 2,安卓之父Andy Rubin:能不能给条活路?

【猎云网(微信号:)】9月25日报道 (编译:堆堆)

编者注:本文作者为AuStin Carr,外媒科技专栏作家。安卓之父想在苹果谷歌三星这三大巨头瓜分的市场中推出新产品。但问题是,事情有那么简单吗?

按照Andy Rubin的说法,当代移动生态系统的平衡状态已然被打破了,而他本人正是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当安卓操作系统开发者智能手机市场之父Rubin调查了行业现状之后,他发现大家白白浪费了很多机会。在谷歌任职期间,他向大众推出的开源平台大约掌控着85%的市场,但如今平台为用户提供的使用体验却太过糟糕。像LG和华为这些制造商推出的设备已经缺乏新意。三星则一直自满于由一台不知其名的机器负责设备外观以及用户界面的设计。苹果呢?

“他们过去拥有乔布斯坐镇指挥,但如今公司的首席设计官乔纳森·伊夫更像是一个偶尔出现在舞台上‘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的声音。全球最为成功的一家公司在设计上没有人性化的一面。”Rubin说道,“在任者已经不清楚自己为何存在、为何要开发产品以及产品对于人类生活意味着什么。”

不管是消费者还是科技圈内人士,你都会听到类似的抱怨:为什么新的移动设备没法向过去那样给我们带来激动人心的感觉呢?那种惊人的突破呢,那种文化冲击呢?事实上,我们已经习惯了渐进式的产品推出日程。在美国,市场是由两强垄断的,硬件方面是苹果和三星,而平台方面则是iOS和安卓。

除此之外,还有四大运营商在“作威作福”,凭借着自己大笔的营销预算和长达数年期限的合同,控制着零售分销渠道。评论家们表示这些因素制约了创新,这是因为移动设备巨头们正专注于守住自己的领头羊地位,而其他制造商们则忙于推出大量的廉价设备,从而避免自己被市场忽视。这也是为什么早期设备采用者通常会去寻找一些不太知名的公司来体验最新的设计,而美国消费者则需要一直等待——直到最近才在苹果手机上看到无边框屏幕。但实际上,早在一年之前,中国市场上就已经出现这样的显示屏了。

参与开发iPod以及iPhone、后来创办了Nest 的Tony Fadell表示,美国的设备制造商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便是规模。当你计划要销售数亿台设备时,你所要承担的硬件风险就会发生很大变化。“苹果和三星在创新上不得不更加谨慎。”Fadell说道,“这是因为它们既不想失去市场份额,也不想让营收停止增长,否则这对公司来说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三星的失败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创新这件事已经不再是那么紧急了。有一项报告指出,苹果在去年一个季度时间内吞并了所有智能手机盈利额的104%(这一数据也可表明其竞争对手的盈利亏损情况)。

这并不是说这些科技巨头们没有为市场带来一些不错的新产品。谷歌的Pixel是安卓系统至今为止造型最优美的一款手机。苹果也想要打破之前的渐进式硬件更新周期,推出了新款超高端手机iPhone X。iPhone X不但拥有华丽的OLED显示屏,还采用了新颖的面部识别技术

Rubin本人也并非只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来谈论这些问题。之前,他曾在谷歌任职长达十年时间。在离开谷歌的三年后,这位54岁的工程师转型成为了创业者。利用他的初创企业Essential,他设计出了自己一直想要的一款设备。这款叫做Essential Phone的手机价值699美元。它简单且摆脱了运营商的限制,并且采用了钛合金中框、陶瓷后盖以及可插拔的360度摄像头

当然,设计出一个备受欢迎且能大获成功——即能够撼动价值数百亿美元市场——的产品确实不易,这相当于是两个性质不同的任务。今年秋天,Essential Phone开始与苹果和三星同台竞争。这一事件就像是一个晴雨表,暗示着创新能否最终重新出现在美国移动市场上。

如果你想找到一个移动市场正繁荣发展的地方,不妨研究下中国。从北京到深圳,各地的公司都在推出一些最具创新力的设备和服务。在这种环境下,苹果和三星无法单单依靠扩大规模来维持自己的领先地位。一些不太知名的企业也许一夜之间便能够取得巨大成功。去年,步步高子公司OPPO的市场份额增长了122%,从行业第四名迅速蹿升至第一名。

要想在发展如此迅速的市场上存活下来,中国的公司需要具备更高的创新能力。Facebook公司的虚拟现实负责人Hugo Barra曾是小米的国际副总裁,他表示,中国的硬件初创企业一直在利用他们靠近亚洲制造商的地理优势来紧抓尖端技术,从全面屏的小米Mix到Vivo V5突破性的2000万像素相机。

苹果并非没有看到这些灵巧敏锐的市场参与者带来的技术进步。但现实情况却是——就苹果的企业规模来说,其供应商是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的。“当你在三星或者苹果工作的时候,如果你出售的是数千万台设备,你几乎需要提前好多个月采购所有的配件——屏幕、处理器等等,这样供应商才能够有时间提供足够的配件。“Barra这样说道。而小规模运营的公司则可以将新零件的更新时间提前6到12个月,Rubin领导的初创企业就是这样。”Barra这样说道。

你可以在Essential Phone的可拆卸360度相机以及钛合金中框中验证这一点。它的钛合金中框采用了非常薄且极具弹性的材料,手机中可以塞进足够多的天线,这样手机就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能使用且不受运营商的限制。

“我们的产品设计经理Jason Keats在德国找到了一家小型供应商,它可以做到这种钛合金注塑设置。”Rubin这样说道,“他们告诉我们苹果在几个月之前也曾找过他们,希望能够达成合作关系,但是苹果的需求量大约为2亿台。如此庞大的数量对于小型供应商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事实上,Essential不是唯一一家试图扰乱移动生态系统的公司。还有一些公司也在试图做到这一点。

模块手机设计:摩托罗拉的Moto Z系列尝试推出可升级版的手机,这一系列的设备可以搭载不同的智能模块(即Mods)。这些模块可以增加手机的功能以及寿命。此外,模块化的设置也可以让其母公司Lenovo支持一些高级功能,而无需直接设置在手机里,比如说能够拍摄4k视频的360度摄像头。

DTC 零售 :在没有任何大型运营商的帮助下,位于深圳的OnePlus已经将高端、低成本的设备推向了全世界。它的秘诀就是:口碑营销,利用邀请机制来建立一种独一无二的小众品牌。如今,OnePlus 5旗舰版已经蓄势待发。

灵活手机方案:越来越多的预先付费型运营商开始为消费者提供方案来摆脱死板的手机合同,不过仅有少数运营商获得了大范围的牵引力。谷歌的Project Fi提供了一个让人难以抗拒的选择:通过租借多个运营商的网络,谷歌可以为Pixel以及Nexus的手机用户提供大范围的信号覆盖。

Essential的使命不仅仅是开创新的硬件,它还想要解锁平台创新的下一个阶段——即智能手机能够远程控制我们的生活。基于手机的硬件和服务在成倍增长,尤其是在美国。然而,这些公司却因为大公司企图主导生态系统的做法而面临不小阻碍。

苹果想要借助HomeKit把用户的家打造成另一个iOS平台,你的智能冰箱和微波炉就像是iPhone手机上现有的许多应用一样。谷歌在收购了Nest之后,也想要通过推出可以连接到手机的大众市场家居产品来获得自己的优势,如恒温器、烟雾报警器、监控摄像头等等。而亚马逊、小米等公司正试图在智能家居领域成为行业内的佼佼者。这也是Rubin的当务之急。“我身处手机行业,但也要尝试去解决其他问题。”他说道,“因为生活中所有的事物——家庭、汽车以及办公室——都是围绕主屏幕的。”

Rubin的目标不是掌控家居,而是想要赋予家居这个平台更多的能力。因此,他接下来要推出的产品不是基于安卓系统的另一款手机——而是另一种形式的安卓,它被称作是Ambient OS智能家居平台。这就像是一个海绵状的平台,用户看不到它,但它却可以让不同的产品以及服务无缝协调在一起工作。

Rubin说道:“现在,如果只是要打开门锁和电灯,你需要下载三个应用。而我希望它能够‘凌驾’于家庭中的所有产品之上,将所有的岛屿连接在一起,提供一个全面的用户体验。”

平台上开发的第一个产品就是一个类似于亚马逊Echo的扬声器Essential Home,但设计Essential Home的初衷是想要激活所有的设备进行沟通——不管是三星电视、谷歌Nest恒温器、MacBook、iPad还是Essential手机。

尽管许多评论家对于Rubin的做法都颇为看好——尤其是投资者,包括腾讯和亚马逊,但不是每个人都相信Rubin。

“除了高科技媒体和分析师社区以外,人们对于Rubin或是新的Essential品牌都知之甚少。” Forrester Research的移动分析师Thomas Husson这样说道。

自然,Rubin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赌注的风险之大,但这种冒险精神恰恰是移动市场中大公司所缺乏的。Rubin在大公司的自鸣得意之中发现了机遇,即便Essential的成功仅仅只是促使了在任者迅速采取行动进行创新,Rubin也会采取进一步措施来赋予这个他参与创建的移动生态系统以新的活力。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