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男人同台不同戏,FIIL离结束还有多远?

沉寂一年多之后,耳机品牌FIIL推出了两款产品,FIIL DIVA 2与FIIL随身星。

原本“坚决不上台”的创始人汪峰,最终选择上台讲了两句;出走的前任CEO彭锦洲默默坐在台下,没有说一句话;新CEO邬宁全程主导了发布会,也是报喜不报忧。

这次新品的发布也揭露了FIIL耳机正在进行的重大变革:更加彻底的去汪峰品牌化,放弃有线耳机市场,收缩线下渠道并拓展海外市场。

而在外界看来,现在的FIIL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汪峰、彭锦洲、邬宁三个男人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汪峰:跨界干啥啥不行?

李雨桐和薛之谦给吃瓜群众带来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营造了一种钱很好赚的错觉...而汪峰又将我们打回了现实。

此前,汪峰的人设是歌手、中国好声音导师,两年前又多了一个标签——产品经理。当然明星跨界科技圈,汪峰并不是第一人。

在他之前,崔健、韩庚等明星都推出过手机产品,就连周杰伦也有自己投资的耳机品牌。但不管是崔健的蓝色骨头手机还是韩庚的庚Phone手机,都难逃消费完粉丝之后,昙花一现的命运。

汪峰想打破命运的车轮(赚一波快钱),所以也尝试了一下。2015年10月20日晚,他正式推出了亲自参与、创立的耳机品牌FIIL,并同步发售了三款新品耳机。靠着明星跨界,汪峰终于登上了各大科技网站的头条。

然而,即便是有明星属性的加持,FIIL耳机第一年也并没能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按照官方所披露的数据,2016年FIIL耳机的总销量是10万支,销售收入约5000万元。当时中国耳机市场销量排在第一的是Beats,FIIL耳机只是它的1/10左右。

汪峰对这个成绩并不满意。用FIIL现任CEO邬宁的话来说,“他不是太满意,因为他这个人要求特别严格。我个人的理解,他始终是对自己的事业有高标准和严格要求。”

年初,FILL原CEO彭锦洲因身体原因离职,CTO邬宁接任。1个月前,汪峰更进一步放手,把这次的新品发布会也全部交给了邬宁,而他自己则是全程坐在台下静静地观赏。

不过在发布会结束前的最后一刻,汪峰还是没能忍住,主动示意工作人员让他上去讲几句。

汪峰说过去近一年时间,FIIL经历了一段动荡期和情绪低谷。他原计划这次的发布会坚决不上台,发布会前对新品的数据和价格“一概不知,完全不参与。”他给出的理由是:“FIIL没有汪峰依然强大,也必须强大,我要褪去在时间长河中我赋予FIIL那些不那么扎实的东西。”

不出意外的话,这可能是汪峰最后一次站在FIIL耳机发布会的台上宣讲。但他并没有离开,而是以大股东和创始人的身份彻底退居幕后。也就意味着这家原本与汪峰个人形象严密捆绑的耳机公司,其明星IP属性将彻底宣告淡出。

汪峰选择了放手,但他依然是担任FIIL董事长一职,拥有这家公司的最大话语权。同时还在做另一个创业项目“碎乐”App音乐平台,未来将会和FIIL耳机软件+硬件打通,实现资源共享。

但碎乐目前也遇到了人事变动,打通工作进展并不太顺利。套用“稳健投资”孙宏斌说的一句话,“能做好一个就不错了”。

彭锦洲:再不折腾就老了?

去年底彭锦洲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希望3-5年内,(FIIL)做到中国市场前两名,然而转身便去了锤子科技。

FIIL新品发布会,董事长汪峰和前FIIL耳机CEO彭锦洲分坐在第一排的两侧,中间隔着一条过道和十数位嘉宾。

彭锦洲是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FIIL的,在锤子科技当了几个月顾问后又荣升总裁。放着好好的CEO不当,去做总裁到底是为什么?

不羁,是彭锦洲对自己的评价,也为他多次出走做了最好的解释。他曾两度离开华为,分别是2000年和2015年。

据说彭锦洲跟老搭档刘江峰提出来离职时,后者的反应是一句粗口“MD,你也想出去”,当时刘已经离开华为。

彭锦洲调侃刘江峰离开华为是“时光未老,理想还在”,而他自己属于“听从内心,热爱折腾”。

在一次饭局上,彭锦洲见到了汪峰,都对做耳机感兴趣。后来汪峰给他打电话,“老彭,我看了你的一些经历,觉得特别合适。要不咱们一起来干这件事?”

彭锦洲加入FIIL,不知道是被汪峰的那句“老彭,你放心,我一旦决定做这个事情,就一定做到最好,不然我就不做,我丢不起那人”,还是被CEO的职位打动。

作为70后,彭锦洲的板寸头上也生了白发。他自己曾说过,“相比创业,做高管还是比较轻松。”

加入锤子科技,又不知道是被老战友吴德周拉拢入伙,还是被老罗的情怀打动。反正,彭锦洲这次又用实际行动,完美地为自己的名言“所有的创业,都源自一颗注定不羁的心”加注。

只是刘江峰离开华为后创业失败,也没能拯救酷派。彭锦洲同样没能带领FIILL走向成功,现在又去了融资困难的锤子科技,前华为高管的光环正在褪去。

邬宁:接管一块烫手山芋?

彭锦洲离开之后,新任CEO邬宁主导了这场发布会。这也是他第一次控场整个发布会——尽管还稍显羞涩和紧张,他的眼睛需要不断盯着脚下的提词器。

在发布会一开始,邬宁也透露在推出最新产品的时候,他跟汪峰在产品理念上有些分歧。

邬宁一心想做无线耳机,“我跟汪老板说,我们应该退出有线耳机市场,聚焦无线耳机。”而汪峰一开始认为退出有线耳机市场对当下的FIIL而言可能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最终他还是支持了邬宁的想法。

FIIL耳机CMO刘静曾透露:“在无线这个问题上,团队是很快达成一致的,老汪本人就是非常喜欢布局‘未来’的打法。当我们拿出北美数据,说到手机厂商风潮之后,他立刻就拍板说:这得干,就该这样,这事不能犹豫。比我们还坚决。”

在邬宁看来,原计划不上台的汪峰最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有感而发,实际上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肯定和鼓励。

“第一场发布会是他从头讲到尾;第二场发布会我对答;第三场发布会他串场做主持人,基本我讲;然后到今天全部我讲,这其实符合董事会以及公司管理层一致制定的战略。”

而从长远来看,FIIL显然不希望消费者因为是“汪峰耳机”所以才买,因为粉丝经济并不是一个科技创新公司健康发展的途径。

邬宁认为汪峰粉丝数量庞大,但是也有一定的局限,“愿意买单的粉丝其实也就那么多。”

“包括汪峰自己本身也预期,再过一年、乃至两三年之后,汪峰个人对于FIIL的品牌会更加的弱化。”邬宁说,FIIL一定是要靠产品力本身去让消费者记住这个品牌。“去汪峰化”,是FIIL想要长远发展的必然。

成立快两年依然不温不火,FIIL在发布会之前还被媒体曝出销量下滑、线下门店相继关门不利消息。邬宁对此的回应是线下门店的收缩为FIIL的主动调整。

此前FIIL曾计划在2017年上半年将线下体验店数量扩大到500家,但目前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整个零售业正在发生变化,传统的线下在遭受巨大的冲击。”在邬宁看来,也许线下不是最好的零售地方,而是做一个展示。

“有些地方撤了店,有些地方加了店,比如机场或者电影院,做一些线下体验来引导到线上消费。”邬宁表示,FIIL耳机的销售一直是以线上渠道为主,占比高达70%。未来也有可能针对线上和线下分别推出售价有所差异的产品,包括与其他品牌做一些合作定制。

结语:

从2015年第一场FIIL耳机发布会上,汪峰全情投入到产品的研发、设计、发布各个环节到现在“拒绝上台”,以及彭锦洲的出走、邬宁接管,FILL到底出了什么哪些问题?

有一种说法:“FIIL最大的问题从来都不是耳机的问题,而是团队管理问题”。汪峰在提及FIIL过去几个月经历的动荡时表示:

“上一任CEO彭锦洲离开,FIIL经历了比较动荡的一段时间。我自己非常清楚,那些艰难的时候,来自于各方面的压力,来自团队的不稳定,营销、很多线下的布局也非常欠缺。其实在某一段时间,整个FIIL团队进入了情绪上的低谷,”

彭锦洲对离开FIIL没有发表意见,显然不是身体原因解释得了的,而且他还是公司股东。汪峰强调之所以不上台是因为充分信任邬宁,但两人在产品理念上的不同也隐约可见。

有分析认为,“FIIL的问题看上去比汪峰、邬宁说得严重,只是他们不愿意公开说。”FIIL把大把的钱用在了研发上,在品宣和营销方面的投入则捉襟见肘,导致错失了很多的市场机会。

另一家耳机品牌的CEO则表示,“FIIL这个品牌应该已经结束了。”,给出的理由是FIIL今年年初换了CEO,由此拖垮了厂商。

现阶段来看,FIIL还没有到破产的边缘,毕竟汪峰还坐在董事长的位置。该公司也画了一个圆饼——发布无线耳机战略,但产品什么时候还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处于十字路口的邬宁及FIIL,需要做的就是去打破销量魔咒,交出一份好的答卷来证明自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