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舞者:“刀尖”上的乐视

近日有爆料称,乐视位于北京达美中心的办公地因未及时缴纳办公地费用已被停止物业一切服务;物业公司表示,如相关6月8日前仍未缴纳,乐视员工将被阻止进入大楼办公。

网上流出的物业通知书显示,北京柏豪置业达美分公司、北京现代管理公司因未按时收到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的物业管理费、租金及逾期违约费,已根据相关合同停止物业一切服务。

通知书还显示,如果所欠费用在2017年6月8日前仍未缴纳,员工将被阻止进入大楼办公。如果能在6月8日前缴纳所欠费用,物业公司将继续提供服务。

截至目前,乐视有关人士对外表示达美中心物业费问题已经解决,员工正常上班。

据记者了解,该乐视办公地点位于达美中心的办公地位于达美中心1号楼,地处青年路与姚家园路交汇处,与乐视大厦相距2公里左右。今年1月,乐视旗下乐视视频、乐视互娱等业务板块方才迁至该大楼,距今还不到半年。

6月7日,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消息显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300104,乐视网)规模20亿元的公司债终止发行。

据此前披露的募集说明书,该债券于2016年8月由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通过,拟发行总额不超过30亿元的公司债券,最终,该债券的发行规模为不超过20亿元(含20亿元),所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在深交所固定收益信息平台页面上,“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项目状态已显示“终止”。该项目2016年8月提出,2016年10月、2016年11月、2017年4月经过三次反馈。

公开信息显示,该项目于2016年8月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发行总额不超过30亿元的公司债券,本次债券发行规模不超过20亿元。根据去年9月乐视网提交的募集说明书(申报稿),此次债券评级为AA级。申报稿中乐视网提及,至2016年6月30日,若排除大股东无息借款的影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63.97%,存在偿债风险。

2016年10月,深交所发出预审核反馈意见函,提及八大问题,其中涉及2016年5月,乐视网拟以现金和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购买了乐视影业100%股权事项,深交所要求乐视网结合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补充此重组对生产经营,债偿能力的影响;且截至2016年6月30日,贾跃亭累计质押股份占据发行日总股本的31.13%,深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是否存在发行日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此时,乐视网资金链问题刚刚浮出水面,市场上关于乐视欠款供应商等负面消息纷杳而来。

2016年11月,乐视网收到了第二次反馈意见函。此次意见函中,深交所针对不断涌现的乐视负面信息:“乐视投资的电动汽车工厂所在的美国内华达州政府却警示,乐视拖欠建厂工程款,可能导致工厂进度往后推迟”;“乐视欠供应商一百多亿,已经被拒绝供货。为了保证随后的电动汽车工厂顺利开工,乐视甚至开始使用缓发员工工资”;“作为非地产等重资产类公司,乐视网的直接资产负债率65.72%已经罕见之高,再加上库存及无形资产减值可能带来的现金流恶化,和已进行的为直接融资的股权质押,担保到期等风险,上市公司资金链几乎已千疮百孔”等情形,要求乐视网结合公司实际经营及财物状况进行自查。

2017年4月,乐视网负面新闻缠身。在此情况深交所针对此次债券发行发出了第三份反馈意见函,要求乐视网补充提交2016年年度财务报告,在募集说明书中补充披露2016年度财务数据并进行财务分析。

2个月后的昨天,深交所终止了此次公司债券发行。

而据记者了解,目前乐视网的资金压力依然很大,其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所持乐视网的股票质押比例达到97.2%,共持有乐视网5.12亿股,占比25.67%。而在2016年年末,贾跃亭才质押了6.14亿股,占总持股数6.83亿股的89.9%。

据悉,目前贾跃亭已经质押了手中96.66%的股份。据统计,从2013年至今,贾跃亭共质押股权34次,贾跃芳共质押股权4次。有数据显示,贾跃亭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融资已超300亿元。

股票质押通常是上市公司股东融资的手段之一,质押股份越高说明资金短缺越严重。贾跃亭股票质押率已达到顶峰,说明乐视的资金已严重紧缺。

资金链短缺“豺狼”在前,债务危机“猛虎”在后。

A股上市公司明家联合6月6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北京金源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及控股孙公司北京金源互动广告有限公司,近日因广告合同纠纷诉讼乐视网及多家乐视系公司。

公告称,金源科技分别诉讼乐视体育、乐视控股、乐视电子商务、乐视网拖欠广告款,且协商索要未果,合计欠款金额5892.94万元;金源广告诉讼乐视网拖欠广告款,且协商索要未果,欠款金额397.96万元。

同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主持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拟定于2017年6月28日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公司与重组相关方积极推进重组相关工作,以2016年12月31日为审计评估基准日开展新的审计、评估工作,与交易对方重新协商本次重组方案。

而据供应商反映,拖延似乎已成了乐视一贯的做法。

6月1日,有供应商告诉媒体,从去年10月开始,乐视以“公司内部流程调整”为由拖延款项支付时间。“直到年底被曝出资金链问题后,他们才坦白是因为‘没钱了’。”

不满乐视的态度,部分供应商已选择在朝阳法院起诉乐视。一位北京本地的供应商向媒体表示,公司去年7月在乐视的招标中与乐视达成合作,乐视起初以财务审批不通过为由迟迟不签署合同,在调低了项目款项并签订合同后又以各种理由推迟支付合同款。

据悉,该公司已于今年4月将乐视控股告上法院,并已向乐视控股发出律师函,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护权益。

去年11月随着乐视手机拖欠供应商资金问题,引发了后续乐视资金链危机的蝴蝶效应。乐视生态的各处资金问题一直倍受媒体关注,乐视生态的商业模式甚至曾经被某媒体称为”庞氏骗局”。

从去年开始乐视就在资金链的泥沼中苦苦挣扎,但是处境似乎每况愈下。

在近期召开的乐视媒体沟通会上,贾跃亭宣布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并且贾跃亭宣布未来乐视只有两个生态体系——上市公司体系、汽车体系,而其他业务都会合并到上市公司。

贾跃亭去任、乐视去生态化、隔离上市业务与非上市业务,这或许是乐视的白衣骑士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主意。那么孙宏斌操盘的乐视上市公司体系又该如何在四面楚歌中突围求生,而一心造车的贾跃亭是否会逐渐淡出乐视,带着他的汽车梦一去不复返?我们尚且不知。

但孙宏斌曾说:“乐视将来主要会有乐视网和乐视汽车两个体系,乐视汽车贾跃亭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贾跃亭的主要精力也将放在乐视汽车上,上市公司还有我。”这句值得玩味的话似乎也昭示了孙宏斌的野心,未来的乐视究竟姓氏名谁,我们慢慢地看。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