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和福报,阿里的崭新心机

文 | 阑夕

终于,阿里的财报表述开始对于业绩的增长产生了「幸福的疲劳」。

在向媒体传递的概念中,阿里提出「比财报更重要的是福报」,踩着新春临近的时间节点,淡化业务数字的强劲表现,同时突出阿里的社会贡献,大有「大过年的就不给记者编辑们添堵了」的慈悲。

可以说是感动中国了。

在财报详文中,阿里对其电商平台的治理情况汇报是首次出现的内容,而这似乎是一场长达两年有余的博弈斗争的产物。

目前,在淘宝的C店体系下,假冒伪劣商品的上架是难以根除的,这是阿里长期面对的挑战。而当阿里成为一家上市于美国资本市场的准跨国企业,它不可避免的失去了一定程度上的主权庇护,需要接受更为严格和进步的法律监管,这也给了奢侈品品牌们组成联盟共同发难的机遇。

美国以律法为建国基石,商业市场内一切纷争的裁决都取决于辩护和论证的品质,而不存在「原告就是正义、被告必然理亏」的逻辑。

事实上,奢侈品品牌瞄准阿里的「找茬」由来已久,这类侵权和数字商品(如版权视频)能够享有的避风港原则不同,平台需要主动证明自己的配合义务,而不曾有过分毫默许行为。

也是典型意义上的自证清白。

而为了反驳指控——马云还表达了「宁可输掉官司赔钱,也要赢得尊严和尊重」的强硬态度。也正是因为做到了这一点,去年秋天,阿里在美国赢得了这场官司,曼哈顿地方法院作出判决,认为关于阿里联合假货生产商经营的指控缺乏事实依据,阿里也没有主动参与售假,故而驳回原告请求。

如果事情到这里即宣告结束,那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的句点,因为阿里只是完成了一次标准的防守动作,但它依然需要一个契机,让品牌商了解阿里的打假诚意。

一切的高明,都写在财报中:在过去一年时间里,阿里发起了打假联盟,以远交近攻的策略争取到了路易威登、三星、施华洛世奇、玛氏等二十余个国际一线品牌加入,主动识别假货并进行下架处理的次数达到权利人主张的16倍,并配合中国境内的执法机构查处了675家假货生产、库存及销售点。

这是最为上乘的投名状。

马云曾以一个比喻,谈及阿里平台和各大品牌的关系:如果造假商贩是恐怖分子,那么阿里才是在前线和他们开展战争的士兵,品牌方应该做的,是给士兵提供支持和合作,而不是致力于杀死士兵。

用这份治理成绩,结合继续同比增长高达45%的电商业绩,阿里相当精妙的论证了售假绝非阿里经营利益的观点,并将皮球踢回了那些仍在犹豫是否要和阿里合作的品牌商。

这才是将财报写作福报的根本原因:发展至今,阿里这家公司已经必须要将其所承担的社会责任通过系统化的方式向外界披露和公示,尽到这种义务能够消除公众对于商业巨头是否凌驾规则的忧虑,也有利于阿里在电商生态中添加名为信任的肥料。

出于同样的原因,阿里还展示了一组公益数据,尽管马云始终都不吝于展示他对公益行动的热心——他在新浪微博的账号总是以自己牵头的公益项目作为前缀,以前是「大自然保护协会-马云」,现在是「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但是在公司的业绩中凸显公益贡献,甚至包括鼓励员工每年付出三个小时从事公益事业这种颇为「不务正业」的内容,无疑是在丰富阿里的品牌厚度。

用社会生物学的奠基人、美国人爱德华·威尔逊的话来说:「虽然在群体里自私会战胜利他,但利他主义的群体会战胜自私的群体。」

当然,这也取决于阿里究竟想要成为一家怎样的企业,是卓越,还是伟大。

据说马云在前几天举办的浙商大会上发言,除了套路化的家国情怀之外,大谈情商和爱商的概念,前者让智商并不高的他得以笼络全球智商最高的人来为阿里工作,后者让他为自己感到骄傲,「社会责任肯定不是企业的第一责任,但是承担一些社会责任,会让你在做生意的过程中无比快乐。」

在无神论的体系中发现信仰和敬畏,也就是这样了。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