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法学者:裸贷曝光,平台难逃干系

无疑,裸照并非合法的借贷担保品,一些被要求做出不雅行为的借债担保视频更可能被执法司法部门定性为淫秽物品。而按照最高法院2015年《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绝对无效。毫无疑问,裸条泛滥是网贷平台恶质化的重要表现,这不是一个两个平台经营不规范或监管不力所致。

窃以为,裸条是不正常的网贷平台“正常”的风控方式,其出现“生动”地说明了网贷业的黔驴技穷。坚决否定裸贷的合法性不难,但其背后网贷业的困境更无法回避。这些借贷平台可能认为自身很委屈,因为他们不过是为借贷双方提供了中介服务,裸照的交付并未通过平台。但问题在于,在借贷宝注册的资金需求者为何要沦落到靠拍裸照来借钱?进一步的问题是,为何这些人在其他网贷平台或传统融资渠道借不到钱,而只能选择这种屈辱而高风险的方式?答案比裸照还要骨感——因为这些人的借款需求往往并不具有被满足的正当性。所以,最后只能由劣质的放贷方式来对接劣质的融资需求。

裸照裸视频本为放贷人确保还款的“杀手锏”,怎么就成规模地流传到了网上?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大量不负责任的贷款成了坏账,导致裸条这种“风险控制”手段也失灵。的确,裸贷的一大弊端是利率过高。但自愿签订的高利贷合同并非枪口下的条约。资金高度流通的现代市场中,高利率本来就是高风险的标价。尽管古今中外各国法律大多禁止高利贷,可这主要是出于维护社会共同体长期利益之目的,而不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能低息成功借款。

法律当然应该坚决打击裸条贷款,既不支持超过法定上限部分的利息,也不承认曝光裸条作为收债手段的合法性,并可以追究泄露他人私密照片身份证信息等隐私的责任。但是,我们必须正视裸贷的本质是对非正常金融需求的畸形满足,故防治需从社会综合治理角度予以思考。

有的借贷平台辩称,就算这个平台没有裸条,在别的平台也会出现,此说也不无道理。卖肾或卖淫的风险甚大、操作难度高,所以发生的概率可能反而低。互联网技术的“便利性”则令这些本不该有的、无还款保障的交易更多地得以发生,造成更大的社会消极后果。对此,平台不能视而不见,毕竟贷款平台有责任对贷款产品进行核查,拒绝高利贷的进驻。无论如何,贷款平台也难逃干系。

赞 (0) 评论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