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程序员——一次惊心动魄的遭遇

在那次事件之后,今天总算有时间去写这一篇文章,写这个也是是给其他人一个忠告,对这种事件有一个概念,不要轻易涉足。

本篇文章将以故事的形式发出, 文章中会有部分本人听到的和看到的,也有根据当时情况所猜想到的,并不能做为实际依据。

 

在2016年2月18日,在qq有两个老乡妹纸加我(先后相隔时间大概有5个小时左右吧),一个称在天津上班(叫叶双),另外一个是在老家上班(叫张佳怡,估计是假名字,我就直接说了),我和两个妹纸一起聊(一个搞不定还有另外一个嘛,把妹成功的窍门就在于量),先是叶双和我聊,在聊天的过程中没发现任何不对,也没有问我具体的情况,只是随意的聊天,问我在哪,有时间了过来玩怎么怎么样,我一想有戏(本人长得也帅,有妹纸约很正常,曾经约过几个,也没怀疑),之后在19号的晚上,我软磨硬泡总算是让人家答应我去天津见面,互留了手机号,在20号中午我直接奔天津,在去天津之前有个小细节,我开始打她电话确认的时候,打不通,她跟我说她电话没费了,要去冲10块钱话费,我当时想真够穷的,到了北京南站,她一再确认我是不是真的要去天津(大概没想到我这么好骗),到了20号下午3点的时候我高铁奔到天津去了,到了天津告诉她从哪个出口出来,让她接我,她说她在过来的路上,然后我说我在某个出口,让她到那里,直到我从出口出来了也没见到她,打电话问她在哪里,她说她在静海区,那边买票的人太多了排不上队,然后我就说我过去吧,然后找到或者站旁边的客运站,买了一张到静海县(买票的时候看了半天只有静海县,没有静海区)的汽车票,发现到静海的车非常多,怎么会出现买不到票的情况,只是脑袋里想了一下就把疑问抛出去了,然后坐上车开始往静海县去,在车上那女的跟我说不要和本地人聊天,本地人坏,素质差等,这个我倒是知道天津有些人的素质的确貌似不太高(这个指个别我遇到的)。。。之后就随便聊了几句,车在通往静海县的路上,在路上右眼皮就一直在跳,然后看见周围很荒凉,一直到了静海县,看见高楼心里感觉还好,到了汽车站给她打电话,我问她在哪,她说了一个根本不在汽车站的地方,说了半天也不见她人,我跟她说我在一个手机店下面,等了好几分钟才见到(估计是在看我身边有没有其他人),然后她戴了个蓝色的口罩过来了,直到这时我们见面了(妹纸身材挺好),我也进入了监控范围。刚开始随便聊了几句,边走边说,这个时候我不经意转头看了下,发现后面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她说是她朋友,人家一对,我一想也是,女生单独出来见网友,叫朋友陪着挺正常的。之后我因为早上到下午都没吃饭,我说去吃饭吧,我请客。到饭店去吃饭,发现他们找的一直都是很一般的饭店,这样的饭店我基本上很不喜欢去,到了饭店随便点了几个菜,菜要自己端,他们三个居然没人端菜!我当时想作为东道主不请客也就算了,连个帮忙端菜的举动都没有,素质真低。在边吃边聊天的过程中,他们刚开始问我做什么的工作的、每个月多少钱、来这边有没有人知道(我开始感觉不对了)等等。吃完饭后,我准备要走了,出去转转,他们都不打算走,还打算待会,这个时候约我过来的女的跟我说她手机没电了,想借我手机听会音乐(开始变相的没收手机),我当时想现在手机上什么都有,我们认识几个小时就开始玩手机了,不合适吧,不过还是不过面子,毕竟人家是女孩子,听会就听会吧。吃完之后逛会街,他们就带我去了一家旅馆,他们说逛得累了想要去休息,不明白这个为什么去旅馆,但是我出门外边住从来都不住旅馆,一直都去宾馆或者大点的酒店,门口耗了一会,见我不去,之后出去就带我逛商场,之后手机就一直是那个女的再拿着了,我偶尔要过来发个信息她也趴跟前看着,发完又被听歌的借口要回去了,从商场出来之后就说那一对要回去了,我们去送他们回去,然后我们两个一起出去玩(玩什么这就不用说了,你们懂得),然后就开始送他们两个回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她接了个电话,跟我说里面开party,让我进去玩半个小时,我说我都不认识,不进去了(我除了妹纸,一般是不喜欢跟我们哪里的本地人玩的),最后撒娇带色诱的把我骗进去了(说实话,对妹纸的抵抗力几乎没有),那里离汽车站很近,中心地段,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进去之后4个人在里面,2个在下棋,2个在打牌,然后让我坐到那个小板凳上,开始跟我聊天,套我话,从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跟我聊天这个人真的智商不高,和他聊得兴趣都没有,这个时候我还没意识到是传销(实在对传销没什么概念),我坐在那个小凳子上,没靠进桌子,那人老让我靠近点,坐了一会腿酸,站起来然后他们老让我坐下,这个时候感觉这地方不太对劲了,正常的人哪有这样的,你不爱搭理人家,人家早就不刁你了,哪里还会这么热情,我借口说肚子疼想上个厕所,里面的门出去,他们就跟在我后面,拿了一个碗套了一个塑料袋,在小四合院的院里上厕所,我一看不对了,赶紧往大门口冲,上来三个人就把我拉住了,我说干嘛、几个意思,然后他们把我拉进去,我看要打了,我就说:大哥(妈的他们年龄没一个有我大的),出来混都挺不容易,这样,我卡里有几千块钱,就当孝敬几位大哥了(这个时候我还以为是抢劫的,黑点钱完事),这个时候一个头说:你看我们十几号人呢,这点钱够干嘛的,然后我说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接,大哥讲明白,我看我能做到的能给的尽量满足大哥。那人(叫刘飞)说:你能给多少啊?(开始试探家境情况了),我说我这里有几千块钱,再多的得问家里要。刘飞:你觉得你站在我的角度上会不会让你给家里打电话?我:那我就这几千块钱了,接着这个晚上一直就在试探和跟我讲道理(洗脑的开始)中度过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让我把现金、身份证银行卡都放下,然后给我端水、洗脚、擦脚,我晚上冷,然后把衣服给我了,之后进到里面的一个房间,一屋子一股怪味道,十几个人挤个大通铺,晚上挤得要死,睡了半晚上都没睡着,一直在想怎么逃出去,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十几号人一个房间,能出去就怪了,养精蓄锐睡觉吧。。。

  到了第二天早上大概5点左右的时候,起来开始上课了,几个人轮流在上面讲,叽叽哇哇,完全听不懂说的是什么,什么王刚(另一个头)转一圈转一圈,什么玩意,上完之后,开始了,王刚扮黑脸,刘飞扮白脸,王刚开始威胁+恐吓吓唬我,看我能问家里要多少钱,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想让你把女朋友拉过来),我说我家里欠的几十万贷款(事实上确实是这样。。),他说要弄我跟手指头寄回家里看你家里给不给(其实在我直到是传销之后,我就直到他们不会让人致残,但是如果不给,可能会放狗咬,整一些治不好的慢性病,别如艾滋、狂犬病、等等,短时间不死、不残就成),我说只能尽量要,实在没有的你杀了我也没办法(当时就想只要有像样的家伙,抓住机会就弄死你),之后就要我银行卡密码,支付宝密码(想看我有多少钱),恐吓,什么人少了一个肾也能活,视网膜都可以卖,我们就算光着出去也能值个百八十万,开始给我举例子:有人十几万买你的胳膊你卖不卖,买腿你卖不卖,这些屁话,说什么这边环境和条件差,这边待着只是暂时的,说我来这边是考察三天,考察完了就看你愿不愿意走了,愿意走就走,不愿意走就留下来,说什么这么多人都不愿意走,我肯定不可能把你们关在这一辈子,那简直是开玩笑(妈的手机收了,不给冲话费,没钱、没身份证、没银行卡怎么跑),思想工作一直做到中午吃饭,吃饭特么吃的什么玩意,猪都不吃,一个馒头,和一点点咸菜,吃完之后有个什么本家导师过来了,去门口接,叫什么董浩董导,叫董浩还不行,还必须叫董浩董导,吃饭摆碗和筷子都很规矩,坐着不能抖腿,他们一直轮流和我打牌,估计是不想让我想其他的,有很多问题一直在重复问,估计是想试探说的是不是真的,毕竟说假话,心里素质不到位,说多了就容易穿帮,那什么导师来了跟我讲课,安慰我,说我来到这里没事,没人拿你钱(开始不会拿钱,可能有警察会定时查传销窝点),保障你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什么的,说要是拿你钱昨晚就把你收拾了,不得不说其实还是有点口才和心计,不过到底是学历太低了,小学都没毕业,有些经历太空白,根本不在一个维度,抽的烟才10块钱的中南海,混的太差劲了,吃饭的时候总是在讲什么脑筋急转弯,老是让我猜,一群人给的提示(给你树立自信,让你感觉你是很聪明的,逐渐让你相信你能骗到人的),在谈话的过程中老是说一些东西,问你知不知道,说不知道,就说你上这大学有什么用,白上了,当时想妈的实在没法沟通,能被这帮脑残洗脑的到底智商得多低才行,上大学就得什么都知道?不得不说受过党的教育和没受过区别实在太大了,两个世界的人。

  下午吃完饭(吃饭的时候我吃不完的剩饭倒给其他人),到晚上开始上课,上课之前好像他们直到警察回来,开始跟我说要是警察来了,让你蹲下就蹲下,不要抱头蹲下,警察会拍照,不要抬头,问你本家大导师是谁,你就说木存钱(实际是董浩),说网络大导师是谁(就说什么王毅什么玩意,是不是叫这个我忘了),说警察问你想不想回家,让你说你想回家,问你来多久了,让我不要说昨天来的,让我说来了2-3个月了,然后跟我说警察一些坏话,说警察把你带到派出所就是一顿打,然后把你银行卡芯片给抠了,把身份证给折了,把值钱的手机给你卖了,不值钱的就摔了,为了以防万一把银行卡、身份证、还有现金都交给他们保管,然后身上留个10几块钱就行了(妈的留个10几块钱我哪里还能出的去,这次警察来了要是出不去,以后就没机会了),然后给你家里打电话说他们出警受伤了,一个人要6万(特么你当警察是土匪啊),说你家人来了看见你被打了,警察会说是在传销窝里被打的,你家人肯定相信警察不相信你啊(我擦,智商这么低你妈妈知道么),总体意思就是不让你跟着警察走,这个时候我就感觉,警察呆会可能会来,我装作很认真不会跟警察走的样子。然后开始讲课,依旧是那叽叽哇哇的样子,我已经在开始构思是不是有人装警察,搞演戏,看我会不会走,看洗脑进度。

  果然没一会,不出5分钟的样子,警察就来了,看来是警察在查其他窝点的时候有人报信了,警察来了,上来就对着那个传销的一顿打,上来两耳光,看着真解气(我一看不管是服装、体型都不会是假的,传销里面吃的太差,不会有这么胖的,也不会有这么横的。。。。)!然后让我们蹲下,看起来是有人报警了,带着警察来找人,然后我就站起来说大哥我想回家,警察问我来了多久了,我就说昨天晚上来就出不去了,然后警察问我本家领导是谁,我说我不敢说(因为还在传销窝里,出卖那不用说会被打惨的),警察说你不说就别出去了,我就赶紧说了真名字,然后让我先出去,问我这群人里的头是谁,我指了一个人,然后让那个人把我的东西拿出来(手机),让我先去院子外面站着,出了那个四合院的大门,顿时感觉幸福感爆棚,(2016年2月21日晚上8点出来了)在心里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感谢过警察,给警察磕头的心都有了,没有进过传销永远难以想象传销的恐怖,什么黑社会和这个比弱爆了,我在门口站着没直接跑,因为没有警察带着,我担心还没出巷子口,又被别人给按回去怎么办(那天想去拘留所呆一晚上的心情都有了),等到警察出来然后告诉我方向我就赶紧跑出去,没去车站,去车站极有可能被按回去,打了一个车,一听是本地人的口音我就坐上走了(本地人一般都清楚,传销干不过本地人,所以一般没问题),在车上赶紧给家里打电话,然后发位置信息(手机上的定位早被人家关了),跟家人说明天早上没给他们打电话就报警吧(怕中途被抓回去),之后就开始和司机聊,司机是本地人,从那出来就跟我说从传销刚跑出来吧?然后问我身上有没有钱(担心我钱被搜走了,没钱给车费),之后就听司机说一些关于传销的事情,男的抓进去问家里要钱要不出来就打,用针扎肚皮,放狗咬,针穿指甲缝,女的问家里要不出钱就轮了,给吃虫子,死老鼠,跟家里要钱的时候报信的直接一顿打,打的半死,打电话的时候都是人家让你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如果不是有警察,我相信我很难再出来了,有些出来往车站跑的被半路一群人打,到了天津市就没事了,他们不敢去那边抓。

  打车到天津,晚上直接回北京了,惊心动魄的一个周末,总结一下,网上最好不要聊妹纸,即使约出来了  也没几个好的,像几年不见的朋友约出去最好留个心眼,全国传销属天津,天津传销属静海,天津的县最好不要去,如果没熟人的话,网上约过去的基本上都是传销,几年不见的熟人约你也要及其小心,能不去就不去。据了解,天津那边几万人在搞传销,之前总是在新闻上看这个,听家里人说,从来没想过传销这么严重,仅仅一天,毫不夸张的说真是度日如年!

  

  

赞 (0) 评论 分享 ()